刘炳江称,“这一轮的污染是不是有所放松”,现在还没看到数据。如果回顾过去的情况,每到季节交换的时候,都容易出现重污染过程。虽然说有的城市前5个月改善的很好,后面1个月不怎么改善也能完成既定目标。但中央布置了打赢蓝天保卫战,“2+26”城市又有空气质量改善的新目标,如果现在放松,全年的目标可能就完不成。​​​​

  长期以来,在环保领域,“企业污染、群众受害、政府买单”的困局一直存在。损害生态环境就要付出代价,这无疑是在全国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的首要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