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这也不是没有希望,一切还在看监管态度和市场自身的演化。比如去年一批国资接盘了民企上市公司,这里就酝酿着资产注入和重组的可能和希望,而这一块模式迟早就会出现,只不过现在还没有看到进一步的推进。至于是不是会有其他的模式出现,还要观察。

王兆星指出,有些票据套利行为是市场行为,这方面监管不予支持;但是有些票据套利是违规的,完全没有商品交易为背景,这属于规避监管,是监管要严厉处罚、严厉制止的。